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建始县人民检察院

浅谈如何围绕捕诉一体化对基层检察院进行内设机构改革

时间:2019-01-09 来源:建始县人民检察院 访问量: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司法工作要聚焦大局、服务大局、保障大局,要求我们找准司法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结合点、着力点,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法治保障。检察工作创新发展必须顺应发展大局,化转隶为转机,努力实现检察工作平衡、充分、全面发展。725日,最高检检察长张军在大检察官研讨班上透露,检察院内设机构改革将重新组建专业化刑事办案机构,同时设立专门的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和公益诉讼检察机构,检察机关实行“捕诉合一”。

捕诉一体化制度,是相对捕诉分离而言的,是指在现行法律框架内,由检察机关内部同一职能部门依法承担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工作并履行相关法律监督职能的办案工作机制。随着司法体制改革在全国范围内的推进,检察机关内部也在进行着人员、机构、制度的积极调整,捕诉一体化制度作为一项重要的改革内容其实质是检察机关内部职权的重新组合,目的是建立起一种由起诉统率侦查,侦查服务于起诉的新型办案机制。

“捕诉合一”不是无章可循,而是具有法律依据的。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规定:“逮捕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必须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人民法院决定,由公安机关执行。”第一百三十条还规定:“凡需提起公诉的案件,一律由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由此可见,在法律上作为一个诉讼主体进行诉讼活动的是检察机关这个整体,而不是其中的一个部门。另外,《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第二十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据需要,设立若干监察厅和其他业务机构,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可分别设立相应的检察处、科和其他业务机构。”由此可见,公诉和侦监职能分开设置只是检察机关的内部分工,根据机构高效运行的需要,完全可以结合起来办公。

纵观全国,“捕诉合一”试点推行的捷报频频传来:山西太原小店区检察院已成功实行一年多,湖北宜昌搭建“捕诉合一”的专业化办案组,湖南长沙雨花区率先推动内设机构精简整合……“捕诉合一”是基层检察机关在实践中产生的一种办案组织方式,“案多人少”的情况在基层检察院普遍存在,案件增长数量远超办案力量增长,“捕诉合一”正好可以通过整合办案力量,整合办案流程,从而提高办案效率。再者,传统捕诉分离制度下,侦查监督环节容易出现脱节、审查批捕环节提出的补查难以落实,捕后不侦、捕后怠侦严重影响办案质量。“捕诉合一”制度可以落实司法责任制,避免司法资源的浪费、批捕部门和公诉部门的互相推诿。捕诉一体化的实行,谁批捕的案件谁负责使得办案人员在事实和证据审查上的粗心大意得到了遏制,增强了办案人员的责任心。错案责任分明,客观上保证了案件质量。同时,“捕诉合一”由于在批捕阶段就引导侦查,对有关证据及时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求,使法律监督贯穿于整个侦查活动的全过程,让侦查监督落到实处,其有效解决了原有捕诉分离模式下在监督制约方面存在的责任不清、任务不明问题。还有一点不容忽视,从办案实践来看,犯罪嫌疑人进入刑事诉讼程序开始,最关心两点:一是案件何时起诉,二是能判多久刑期。实行捕诉一体化,能够缩短办案期限,减少犯罪嫌疑人不必要的羁押时间,并且通过监督侦查机关的侦查,减少非法取证,保障了犯罪嫌疑人合法的诉讼权利。

不可否认现在也存在着关于“捕诉合一”的种种争议,不少人质疑在推进捕诉一体化的过程中会使检察机关丧失内部监督和制约、易导致权力膨胀或引发错案,同时案件办理的客观中立将会发生偏离,检察官以起诉标准代替批捕标准、不捕率将有可能上升等一系列问题。

诚然,任何制度都是有利有弊的,但我们应该做的便是趋利避害,探索出更有效的解决机制。在推进“捕诉一体化”的过程中的确会遇到问题和阻碍,同时这也为基层检察院如何进行内设机构改革提供了解决思路。

(一)在机构设置上,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没有出台统一的改革方案之前,不宜在名义上取消现有的侦查监督部门和公诉部门,现阶段可以在实际上开展批捕和公诉工作时由检察官直接实施“捕诉合一”职权。在人员配置上,可以保留原侦查监督部门和公诉部门人、也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进行重新配置。同时,应当及时通过有效的培训学习和实践锻炼,使检察人员尽快掌握相关侦查监督技能和公诉技能,积极推进检察职能的精细化行使和检察队伍的专业化建设。待条件成熟后,可以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同一部署下对侦查监督部门和公诉部门进行重新配置。

(二)在案件处理模式上,“捕诉合一”相比“捕诉分离”减少了单个案件的承办人员,因此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办案人员的视角和思维,从而削弱了检察机关的的审查机制。因此,检察机关可以按照不同案件的适用范围进行类案处理、根据案件复杂程度进行合理设置,普通案件按“捕诉合一”模式可以有效提高办案效率、节省办案资源,涉黑、群体性事件、重大经济犯罪、较大社会影响、上级交办等情节严重、关系复杂案件还是应当采用原有“捕诉分离”模式慎重办理。

(三)在内外部监督上,“捕诉合一”某种程度上取消了原侦查部门和公诉部门之间的相互制约,可能更容易导致批捕权的不正确使用。为此,检察机关应当兼顾内部制约和外部监督。在检察机关内部,要积极落实主诉检察官办案责任制,谁批捕谁负责、谁起诉谁负责。同时设立督导组,定期抽查案件材料、考察法庭公诉、审查法律文书。在检察机关外部,纪检部门要加大对办案过程的监督力度,当事人享有随时向控申部门举报的权利。加大检务公开,接受社会媒体和人民群众的监督,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四)在业务考核机制上,应用信息化手段加强案件质量管理、案件审理过程对内透明公开,建立统一的逮捕与公诉标准、杜绝职能的滥用,统一案件质量标准、考核程序和组织体系,以案件质量考核为核心全面开展各项检察业务和队伍管理工作,探索新的有效模式。

检察机关即是犯罪的追诉机关,又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这是我国法律制度的一大特色。检察机关在履行诉讼职能中的价值目标并不是一味为了胜诉,而是追求社会的公平正义。我们应当坚持文化自信、制度自信,走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道路。正如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学术部主任、研究院邓思清所说:“捕诉合一符合中国的国情,是中国司法体制下的合理选择。”权衡孰优孰劣,最好的标准便是看实践的效果是否符合司法实务的要求。在创新与改革的时代浪潮下,检察机关理应抓住机遇、以内设机构改革为突破口,谋求新时代下新的转变。 

作者:

上一篇新闻:在司法责任制的全面落实中如何健全和完善检察官的职业保障机制
下一篇新闻:性侵未成年人案件证明问题研究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